陈晓东宣布太太怀二胎 自嘲:自己又任性了(图

  • 文章
  • 时间:2019-01-04 15:34
  • 人已阅读

    寄予文  北京8月25日电 高凯25日,第二十四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文学交流活动之一,由北京出版集团、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主办的“北京:一座城市的心灵史”主题活动举行。 著名作家宁肯、邱华栋、徐则臣及知名纪录片制作人陈惜惜与各界读者一道分享了50后老北京作家与60后、70后北漂作家眼中的别样北京印象以及北京城与北京城中人心灵发展的历史轨迹。 宁肯结合自己的成长经历,表达了对于北京这座城市的情感。 “城市意味着记忆、成长、开始、结束,或重新开始,总之,城市是时间的容器。北京在我看来越来越不可把握,越来越立体却不透明。北京给予了我太多无形的东西,如果这不是一种天赐也是一种宿命。无论什么,作为一个作家,北京给予我的我都照单全收,一切都在我的写作范围之内”,宁肯说。 寄予文 日前,宁肯推出散文力作《北京:城与年》,以小说家之笔捕捉北京的流年碎影,从历史与人性的深处,回顾了北京这座城市半个多世纪变迁的沧桑回忆。 生于1950年代末,宁肯的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都在那个特殊年代中度过;他的青年时代又恰值改革开放,百废俱兴……这样的时间跨度,使得《北京:城与年》涉及的多种历史文化事件和时间空间节点,都打上了鲜明的地域和时代烙印。 宁肯说:“1957年一艘小火轮穿过白洋淀,经天津把我们一家从乡下带到北京。两年后,1959年,我出生了,带着出生前的记忆与北京开始了某种关系。如果说北京以前的‘巨大’有着严整性、确定性,如故宫、历史博物馆、人民大会堂,那么以‘鸟巢’‘巨蛋’‘大裤衩’为代表的新兴建筑又增加了北京的不确定性、不可把握性、怪诞性,它们昭示了北京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甚至是世界之外的。如果把北京比作一面历史与现代甚至后现代的镜子,那么在这面镜子中,我越来越看不清自己。我不仅仅是一个人,我比北京老,我为写作而来。” 作为60后作家,曾创作长篇小说“北京时间”系列《白昼的喘息》《正午的供词》《花儿与黎明》《教授的黄昏》的著名作家邱华栋在谈及北京印象时说:“我毕业分配到北京,在机关和报社都工作过。我觉得,文学史上有一类作家,是和一座城市不断较劲的,所以我选定了北京作为我观察的对象,我在持续观察着这座城市的变化,希望我的写作和这座城市的联系更加紧密。我作为新北京人,有着浓厚的兴趣和这座城市一起度过一段快速变革的时期,并成为这个时期的观察者和记录者”,他坦言,“但我写的都市小说,是没有老北京的那种地域特色的,是一种更为国际化和抽象化的城市。有些小说是变形的、夸张的、荒诞的,比较现代,也是小众的。这是我有意追求的目标。”